一个有400万用户的专栏停更,知识付费的明天会好吗?

态度
2019
07/09
17:40
湾区陈浩南
分享
评论

世界最难的两件事,一是把思想放进别人的脑袋,二是把让别人从口袋里掏钱给你。

前者做到的是老师,后者做到的是老板。

两者都做到的,除了寺庙,还有当下蓬勃发展的知识付费。

5月26日,《李翔知识内参》宣布正式停更。

这款初创于2016年,被认为是知识付费的明星产品,仅在上线的第一天就以199元的单价收割了超过万名的用户。

它可以说伴随了得到和罗辑思维一路走来的历程,亦或是说它见证了知识付费风口的的来袭。

现在停更,一定意义上证明这是一条商业断头路,知识付费的概念至少在李翔知识内参专栏中并没有跑通。

这也不禁让我对知识付费重新有了一些新的思考和认识。

它们包括:知识付费就其本质而言,到底是什么?它当前所面临的悖论是什么?

真正合理的知识付费长什么样子?又该以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这一新物种呢?

01  这个时代的知识焦虑

知识付费,本质上是一场关于焦虑的生意,这要归功于这个匆忙时代给年轻人带来的焦虑。

小明去年大学毕业,目前就职于一家互联网公司。

清晨挤地铁上班时,他在得到上听罗胖的最新音频。吃午饭时,他又打开了虎嗅、钛媒体等App挨个浏览,了解圈子里的商业新闻和大咖观点。

吃完饭休息的时候,他又开始刷知乎,除了看看有没有最新的知乎live课程,主要是阅读系统给他推荐的内容。

他还喜欢在“在行”上约行业的大咖,也一度跑去分答上花1元去听名人的回答。

到了晚上临睡前,他打开了喜马拉雅,闭上眼睛,听起之前购买一档付费节目。

就这样,当小明沉沉睡去的时候,他觉得自己过了一个忙碌且充实的一天。

这并不是瞎编的故事,小明是很多一二线城市的白领生活的缩影,他们如饥似渴地寻找着一切可能对自己有所价值的讯息,唯恐自己落于人后。

这点在一线城市的外来年轻人中尤其明显。

当高企的房价,模糊的未来规划,以及当下快速的知识迭代……一个个冲击接踵而至的时候,他们不得不像上学时拼了命地复习应考、开小灶那样——需要“专业、深度”的指导。

目标规划要听职场大咖的,投资理财要听财经专家的,就连日常消费也要到知乎上查一查,怎样才算不low、才算高逼格。

只有这样,每天才能体会到那种不断进步的充实感——哪怕记住的只是故事和结论,哪怕对专业内容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。

而随着当下经济局势愈发不明朗,中产阶级(包括伪中产)的焦虑感变的越强。

从2016年元年到2017年爆发,再到当下,这个行业正在迅速地扩张、膨胀。

根据《新媒体蓝皮书:中国新媒体发展报告(2018)》,到2017年底,知识付费用户达到1.88亿人,比2016年增长了102.2%。

而华菁证券的研报推断,到2020年知识付费将会有2亿人群、45%付费率、360元ARPU值,行业总收入规模达到320亿。

02 知识的悖论

当知识付费被视为风口遭受资本追捧的时候,它也开始泥沙俱下。

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,学习从来就不轻松,知识的获得尤其艰难。

英国历史学家在《知识社会史》中曾如此定义到:“信息”是相对原始、特殊的和实际的事物,“知识”是经过深思熟虑的、处理过的或系统化的事物。

和孤立的信息相比,知识更是一个体系。

大脑获得只是第一步,只完了5%,更漫长、更艰巨的行动还在后面,知识不只是记忆,不只是谈资,知识需要在行动中才能验证。

而只要人类获得知识的途径没有根本性改变,比如通过植入记忆芯片或者吃药,仍然只能通过艰苦的重复训练在大脑神经元之间建立固定的反应。

那么,获取知识的永远只会是少部分人,正如考上清华北大的永远是一小部分人。

这意味着知识付费的商业模式要面临大量的失望与抱怨,差评率很高。

我们已经看到这样一种矛盾:

一方面,人们越来越追捧有营养有价值、深入系统的“干货”。另一方面,人们又总是希望它们是浅显易懂、一看就会的。

一方面,人们乐于在朋友圈分享各种专业文章,鄙视纯粹的心灵鸡汤;另一方面,人们只是囫囵吞枣地阅读、过目就忘。

一方面,人们开始在知乎live、得到上参加各种课程;另一方面,他们总是不能准时参加,事后又总是无法耐着性子听完——他们的订购更多是因为看到了抢眼的课程介绍——这个东西总会有用得着的时候,至少生怕错过。

而在日益泛滥的知识付费产品里,不合格的产品也是占多数,没写过文章的人敢教写作,抓一本书照本宣科也卖钱了。

此外,付费课程宣传时做出的不适当许诺,如《xxx教你月入五万)让很多人以为可以轻松获得知识改变命运,可学完后,发现只是交了智商税,这种行为必然会对自身的信誉造成反噬。

03 我所理解的知识付费

既然知识付费这种商业模式的弊端已经凸显,而知识的获得也非一朝之功。

那么我们该如何畅想知识付费的未来呢?又该以什么样的心态来面对这一新物种呢?

其实,就我所理解的知识付费而言,有两点可以作为以上问题的回答。

一、知识付费应该是自愿赞赏的模式。

二、知识付费的真正价值在于它创造了一种新的可能性,对此应该表示欢迎。

什么是自愿赞赏模式?

把这篇文章拉到底,看到那个赞赏的按钮,点进去,面对不同金额数字,由你来决定是否赞赏这个作者。

这是我所认可的知识付费模式的未来,它的付费起点是0,并且是在你看完整篇内容后,再决定是否付费。

有人说,世界最难的两件事,一是把思想放进别人的脑袋,二是把让别人从口袋里掏钱给你。

前者做到的是老师,后者做到的是老板。

自愿赞赏是别人在没有任何压力的情况下掏钱给你,这也证明你的工作使他有所收获。

一下完成了世上最难做的两件事,这是何等有成就感的事。

作为一个内容创作者,应该主动迎接这种挑战,无论输赢,都是很酷的事。

其实早年间,天桥底下说书的相声艺人,他们的收入模式就是自愿赞赏的典型,再精彩的表演,也是演完了,让徒弟拿个碗到观众堆里收打赏钱,看的高兴,手里有闲钱的您就给几个,没有也没关系,捧个人场就好。

那知识付费的真正价值在哪呢?

罗胖讲过这么一个故事:“在我们商城的后台看到这样的订单,地址是这么写的:贵州某民族自治县哪个镇什么汽车修理铺对面。他在我们这儿买了一本《经济学通识》,这样的人,如果不是我们的传播,他可能一辈子也都不会知道什么叫经济学。”

直至现在,这个故事听上去依旧很感动。

的确,每个人生下来,就身处不同的世界当中。

绝大多数人从学校出来后,大多凭借经验、运气和习惯谋生。他们的问题不在于是否继续保持一种学习的劲头,而是根本不知道还有学习这件事情。

于是,终日在自己的小世界之中忙忙碌碌,跌宕沉浮。

但知识付费发展起来了,却能把这样数量惊人的一群人,努力带上山顶,让他们见到远处有一块广阔的知识平原。

这可能就是知识付费的真正价值,它在冥冥之中创造出了一种可能性,让你有一天,和一些有趣的知识不期而遇。

【来源:财经无忌               作者:湾区陈浩南】

THE END
广告、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
知识付费
免责声明:本文系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;旨在传递信息,不代表剑客网的观点和立场。
已关闭

相关热点

一款知识付费产品的生命周期有多长?《李翔知识内参》用时3年。...
态度
出版社与知识付费机构合作的故事是否能够讲好,仍待时间检验。...
态度
「眼睛」被大量内容占据后,「耳朵」正在成为下一阶段科技巨头竞争的焦点。...
态度
知识付费正在脱离单纯的概念,从贩卖知识向贩卖产品或服务转变。...
态度
2018年以来,朋友圈贩卖知识焦虑的公开课和网络课程变少了。...
态度

相关推荐

1
3